乡里工作人员都已下乡

乡里工作人员都已下乡

2020-11-14 06:43

“我看不下去了,才告诉你们的,别把我出卖了啊!”他一再嘱咐。

简楼村村支书胡某告诉记者:目前村里正在收麦,整个村里无人点火焚烧秸秆。而距离该村村部不远的田野里,记者却看到,一缕焚烧秸秆的余烟升上天空。马营村的李主任说,本村除了几家还未收完庄稼的田地没有焚烧秸秆,其他秸秆都已烧完,“昨晚风较大,目测昨晚的火势,赵集镇大概有三四个村子的秸秆都被焚烧了”。

据悉,2012年10月,信阳市政府发布文件,全市范围内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在任何地点、时段露天焚烧秸秆。今年麦收开始后,信阳市要求各县区落实这一规定。淮滨县则将责任落实到各个乡镇,要求各乡镇负责本辖区秸秆焚烧工作,做好监督监察和宣传教育工作。

“昨晚你没来,俺这儿半边天都亮堂堂的,四面八方都是火光,那可真叫壮观!”一名当地人说。简楼村一名村民介绍:“光我们村就有2000多亩的秸秆被烧。整个赵集镇约80%的秸秆被烧,没烧尽的秸秆主要是因为前几天下雨潮湿。直到现在,村里依然有小部分的秸秆正在焚烧。”

另一个叫简楼的村落里,也到处是麦秸秆焚烧的灰烬。田地相连的纵横阡陌上,刚长起来的青草灌木不能幸免,连乡村公路的两边,也都是一片焦糊。

至于为何选择在晚上焚烧,有村民分析是“因为晚上各职能部门都已下班,焚烧秸秆的浓烟不易被监控的卫星发现”。

昨日中午,记者来到马营村,依然能闻到空气中的焦糊味,一望无际的田野上,十多堆麦秸秆的灰烬余烟袅袅。

该爆料人说,6月4日,赵集镇政府领导开会,研究决定当晚9点统一焚烧秸秆。赵集镇各村村干部在接到乡镇通知后,在乡政府工作人员的监督下,组织本村村民对秸秆进行统一焚烧。

“前段时间,县里对焚烧秸秆检查较为严格,这段时间稍微放松一些。当地没有其他处理秸秆的办法,镇里可能这才想到统一焚烧。”该爆料人说,没人组织,哪会全镇这么时间一致地“失火”?

昨日一早,有人给记者打电话说:“你知道赵集镇麦田大火谁放的?镇政府。”

赵集镇政府办公室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女值班工作人员告诉记者:镇政府咋可能干这样的事情?空气里有灰尘是因为最近天气干燥、空气污染严重。乡里工作人员都已下乡,开展禁止焚烧秸秆以及对秸秆的综合利用的宣传活动。“目前,我们未接到任何焚烧秸秆的举报以及通知。”她说。